www.s8933.com > 神级大道士 > 第84章 狗脸人
  法剑飞来的速度非常快,上面缠绕着精纯的法力。剑尖仿佛在我瞳孔中迅速地变大。我当时有点发蒙,没有想到,还有人在我对付鬼魂的时候,插手。

  南瓜见我傻愣愣地站在那里,就朝着我喊道:“秦哥,小心啊!”

  我反应过来,哪还顾得上手中的武士鬼魂。

  紧忙的,放开武士鬼魂的鬼体,我就匆忙脚踏罡步,朝着旁边错移。

  妈的!

  受伤的左腿,疼死我了,我不过是勉强施展九宫罡步。

  “蓬!”

  那把法剑几乎是贴着我的脸边滑过,然后,径直扎在了地上。那是一把道士的法剑,上面刻画着符纹,剑刃泛出凛然的寒光。因为飞得急,扎在地面上的时候,剑身不住地摇晃。

  在剑柄的位置,我瞧见了一个“野”字。

  野?

  我不知道这个字代表着什么。

  而那个武士鬼魂已经是趁机收拢鬼体,朝着旁边闪去。

  我没有理会武士鬼魂,目光观瞧的时候,发现不远处停着一辆面包车。紧接着,“哗啦”一声,面包车的车门就被推开。

  然后,几个人就走了下来。在那些人的前面,一个长得奇模怪样的男人引起了我的注意。他应该就是那个放出法剑的道士。

  怎么来形容呢,他脸型上宽下窄,嘴巴前凸,鼻子很大,额头锃亮。还有他的一对耳朵,比招风耳还要宽上一点。整个人,给我的感觉像一条野狗。

  对,就是野狗,一个人长着一只狗的面容。

  而在那个狗脸人的旁边,竟然还站着一个我熟悉的人,是苏家的苏天麟。

  不过此时的苏天林已是鼻青脸肿,脑袋低着,像是要缩回胸腔里面一样。他身上虽说是穿着西装,但是西装不少地方已经被扯开。

  走路的时候,也是一瘸一拐的。

  “是他吗?”

  那个狗脸人瞪着圆溜溜的眼睛,质问苏天麟。

  苏天麟就好像是被抽了一鞭子,一激灵。他紧忙抬头,目光盯住我,然后拼命点头,回答道:“是他,就是他!就是他和他师父害死了四象道人,真的是与我们苏家无关......道长,您就饶了我吧。”

  从苏天麟的话中,我明白了什么。

  看来这些来人应该是和那个四象道人有关,说不定就是来找我的。

  听了苏天麟的话,那个狗脸人目光愤怒地盯住了我。然后,他施展道家罡步,就朝着我冲来。罡步也分为很多种,茅山派的罡步和闾山派的罡步,还是不一样的,他施展的应该是茅山派的七星罡步。

  所用罡步和那个四象道人类似。

  所以说,来人应该是和那个四象道人一样都是茅山派的道士。

  反倒是一边悬浮的武士鬼魂,眼珠转了转,朝我冷笑道:“臭道士,看来不用我对付你,你今天也逃不掉!”

  说着,武士鬼魂鬼体一动,就要从这边飞离。

  我目光露出警惕,死盯着那个冲上来的狗脸人。

  看他怒气汹汹的样子,多半是因为四象道人的事,来找我和我师父寻仇的。而我师父马宏济不在这边,那他肯定是不会放过我的。

  奶奶的,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!

  我心中苦涩,有点焦急。

 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那个狗脸人并没有直接冲向我,而是朝着武士鬼魂冲去。那个武士鬼魂本来还自得意满,因为狗脸人的出现而嘲笑我,可是眼见那个狗脸人冲向他,他一下就慌了神。

  “你你......你干什么?”武士鬼魂惊叫道。

  他能够感觉到,对方身上的强大道行,不是他自己能够应付的。

  但是,武士鬼魂还是试图着逃跑。

  然后,还不等他的鬼体飞出去几米远,那个狗脸人就扔出了一件法器。

  法器是一件“法网”,虽然不大,但却直接把武士鬼魂的鬼体束缚住。

  因为法力灌入进法网当中,法网触碰到武士鬼魂鬼体的时候,就生了一道道类似于电流的法光,在法光中武士鬼魂的鬼体快速地萎缩,不断在其中挣扎。

  “饶命,道长饶命!...我没有和您作对,您放过我吧。要是您放过我,我以后就跟着您,我可以作为您手下的鬼魂被您役使!......”

  武士鬼魂鬼哭狼嚎的喊叫着,鬼体被法网上面流动的法力,灼烧得颤抖不止。

  “哦?...你愿意被我役使吗?!”狗脸人冷沉着脸,声音淡漠地问道。

  “是是是,道长,我愿意,我愿意跟着您!”

  狗脸人的目光打量着法网里面的武士鬼魂,口中低沉道:“还不错,已经达到了恶鬼级别!...好,我可以不灭你的鬼体,以后你就跟着我吧。”

  “是是是,我都听道长您的吩咐!”

  武士鬼魂颤声声地回道,他的鬼体已经被法力灼烧得焦糊一片。

  狗脸人手掌一抬,法力就把那件法器“法网”吸回手中。

  没了法网的束缚,武士鬼魂得以喘息,嘴巴里面发出糊焦的烟气。但是这一次,他很听话,没有逃走。

  就见到狗脸人从身上拿出了一段木头。

  那段木头黑漆漆的,看上去普通之极。表面有着并不繁复的纹路。

  但是瞧见那根木头的时候,我心中却是一悸。

  那竟然是一段“养魂木”。养魂木性阴,可养魂,一般生长在阴煞之地。而且养魂木虽然生长在阴煞之地,可是生长得却极其地缓慢。

  这个狗脸人能够得到一段养魂木,还真是不一般。

  而瞧见那段养魂木的时候,武士鬼魂的眼中也涌现欣喜之色。

  “好啦,进来吧。”

  狗脸人朝着武士鬼魂说道。

  我就站在不远处,听狗脸人这么说,心里面很是不忿。

  武士鬼魂故意害人,身上怨气浓郁,狗脸人作为一个道士,不问这些,却要把武士鬼魂养在“养魂木”里面。这不是惩罚,反倒是对武士鬼魂很有利。

  可是,武士鬼魂毕竟是鬼魂!

  “住手!你不能把他收进养魂木里面,他害死了人,罪孽极重,应该交给阴司处罚......就算是不交给阴曹地府,按照我们道士的规矩,这个恶鬼也应该被除掉!”

  我站在那里,义愤填膺地说道。

  可是那个狗脸人根本就不搭理我,他的眼睛横了我一下,随即,就又不咸不淡地朝着那个武士鬼魂说道:“还不进来!”

  武士鬼魂还以为狗脸人听了我的话不会答应。

  听到狗脸人这么说,武士鬼魂的鬼脸上涌现出喜色,连连说道:“是,道长大人!...您以后就是我的主人,我孙德贵都听您的。”

  说完,武士鬼魂的鬼体就化成煞气,钻进了养魂木的里面。

  眼见武士鬼魂进到养魂木里面,狗脸人手指打出了一道法诀,将养魂木暂且封印。随即,他就转身,目光死死地盯住了我。

  “你就应该是那个秦玉阳吧?”

  狗脸人沉声问我,眼神中带着火气。

  我知道他和那个被我师父马宏济打败,被朱子实鬼魂杀死的四象道人是一起的。既然他和那个四象道人是一起的,那多半也不是什么好人。

  茅山派和闾山派的弟子还是不少的,但是人分好人、坏人。道士也是这般,有正义的道士存在,就有邪恶的道士存在。

  而眼前的这个狗脸人,显然就是一个邪恶道士。

  “哼!”

  我气哼了一声,不忿道:“是又如何!...你这个道士,难不成还想杀死我吗?”

  但是狗脸人却没有在意我的话,朝我冷冷地继续问道:“你师父马宏济在哪?”

  他想要找我师父马宏济,休想!

  “不知道!”我淡漠地回道。

  狗脸人的目光却阴冷冷地盯住了我。

  他的眼睛注意到了我那还在亮着赤红色光芒的右臂。

  “竟然修炼成了‘元阳手’,看来你在三山教的地位应该不赖!既然,你师父不在这里,那我就只能先杀死你,你们师徒两个害死了我哥哥四象道人......血债血偿,一个都逃不掉!!”

  我说他怎么长得这么丑陋,原来是四象道人的弟弟。不过,他说得血债血偿,恐怕不对,要是那个四象道人没有害人的话,我师父也不会对付他。

  再者说,真正害死四象道人的是那个朱子实的鬼魂,四象道人被自己役使的鬼魂反噬,也算是报应。

  “付出代价?......你还真敢说!你哥哥四象道人不是好人,想要害死我和我兄弟,难道我们就不该出手反击吗?就应该让他把我们都害死吗?”

  “就算是你想要帮你那个愚蠢的哥哥报仇,也不用说这些不干不净的话。你的话,还真是臭不可闻,让我觉得恶心!”

  狗脸人听了我的话,眼神中闪出凶狠的目光。

  “既然你想和我作对,那我就只能是杀了你!!...相信我杀了你,你那师父马宏济也会来找我,到时候,就是他的死期。”

  这个狗脸人还真是不自量力,他以为道行比我高深,就能够对付得了我师父马宏济,根本就是痴心妄想。

  说完,还不等我说话,狗脸人的脚上就踏着罡步,朝着我冲来。

  他的罡步极其地熟练,几乎一个闪身间就出现在了我的身前,伸手就朝着我的身上抓来。

  拷鬼杖不在我的手上,元阳手又只能是对付鬼魂。我现在对付这个狗脸人,也没有更好的办法,只能是闪躲。

  但是我的九宫罡步只不过是初级,和人家熟练的罡步比起来就要差上许多。

  而且,我的左腿先前被那个武士鬼魂的嘴巴咬伤,现在血虽然暂时止住,但是动弹一下,就疼个不停。

  还不等我闪躲出去,狗脸人的手就抓在了我胳膊上面。他的手指如同狗爪子一般,抓在我胳膊上面的时候,顿时就出现了两道血道子。

  朝着旁边一甩,身体不稳,我就倒在了地上。

  “小子,给我去死吧!”

  狗脸人手掌涌动出法力,朝着我的脑袋抓来。

  那一刻,我想到了“神雕侠侣”里面的“九阴白骨爪”,他该不会是想用手指,插进我的脑袋吧。

  (待续)

看过《神级大道士》的书友还喜欢